不止算法、大最终数据杀熟!互联网其它平台反垄断,真正意义难在哪?

  • 时间:
  • 浏览:6

来源:新华网思科

作者:思可

11月10日,就在“双十一”的前一天,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本次咨询共24稿,其中平台“两个选择”、大数据扼杀、低价倾销等广受关注的问题成为重点监管领域。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些媒体断言,征求意见稿是一个强烈的监管信号,剑指的是拥有大量平台的互联网龙头企业,包括阿里、腾讯、JD.COM、美团和拼多多。

截图来源: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

平台经济发展至今遇到了哪些问题?征求意见稿打算解决哪些问题?需要克服哪些监管难点?这个问答重点是平台经济的监管逻辑。

平台经济发展至今遇到了哪些问题?

互联网平台是指通过网络信息技术,使相互依存的多边主体在特定载体提供的规则和匹配下进行互动,共同创造价值的商业组织形式。

其实从旅游到吃喝,互联网平台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打造的平台经济也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然而,当任何一个物质对象蓬勃发展时,我们都需要进行冷静的审视。

平台的经济增长背后有什么隐忧吗?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原成员、深圳大学特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晓彤认为,平台经济一方面给用户带来好处,即“一站式服务”越来越便捷;另一方面,垄断随之而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也认为,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许多平台企业逐渐从规模快速扩张期转向资源控制期,不规范竞争行为集中。比如平台靠其规模大欺负客户。再比如,长期以来,个别互联网平台之间也存在恶性竞争。

如果长期放任这些乱象,市场最终会强化平台的主导地位,削弱产品和消费体验,损害消费者、商家乃至平台的利益。最近长期困扰网民的“逼一二”、“大数据杀”等老大难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继续发酵。

《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哪些要点?

“大”不是可以忽略的借口。相反,“大”需要完善的监管。对此,《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哪些建设性措施?有三个方面值得特别关注。

“二选一”或者被发现滥用支配地位的:

“二选一”是平台经济领域非常普遍的现象,是指平台利用其主导地位限制商家在其他网络平台上从事商业活动的行为。这种行为不仅限制了商家的自由交易权,还使得平台排斥竞争,为市场设置障碍和壁垒,长期以来备受争议。

在这方面,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表示,这一行为将被视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限制性交易。无论是传统的电话还是口头,还是新兴的通过平台规则、数据、算法、技术等设置限制或障碍的方式。只要能产生限制交易的效果,就是标准对象。

大数据查杀属于实行差别待遇:

在消费者端,谈论最多的是大数据的扼杀。对此,《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平台经济领域的经营者,根据交易对手的支付能力、消费偏好、使用习惯等,基于大数据和算法,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对手实施差别交易价格或其他交易条件。或对新老交易对手实行差别交易价格或其他交易条件,即实行差别待遇,排除和限制市场竞争。

算法合谋等行为被视为垄断agr

传统上,垄断协议大多以书面或口头形式达成。但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平台经济领域的运营商可以利用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达成垄断协议。与传统的书面或口头协议不同,数据和算法的方式没有那么直接。而看似中立的算法,可以间接反映算法制定者的倾向,也可以作为运营商之间合谋形成垄断协议的工具。

平台反垄断很重要,但真正的难点在哪里?

“双十一”是各大电商平台重点推广和全国消费的重要时间节点。此时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引起了公众对互联网领域平台监管和反垄断的进一步思考。

经济学研究普遍认为,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市场活力的源泉。垄断会阻碍竞争的正常实现,最终从根本上动摇市场经济体制。因此,相关部门制定反垄断法律法规对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互联网平台也是市场经济的参与者,应该受到反垄断的法律限制。在国际上,互联网平台反垄断调查频繁发生。近日,欧盟对亚马逊发起新一轮反垄断调查,谷歌被美国司法部和部分州政府指控.然而,这些反垄断调查都陷入了僵局。

美国司法部和11个州于10月20日宣布对谷歌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其非法限制搜索和搜索广告市场的竞争,以维持其垄断地位。这是美国司法部大楼,10月20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新华社(沈宇摄)

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监管的真正难点是什么?

互联网作为一种新业务,有其自身的特点,传统的反垄断规则有时难以适用。

例如,判断是否存在垄断行为的一大难点往往在于所谓的“界定市场”。只有划定市场范围,才能确定经营者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和滥用行为。

但在互联网平台经济中,“定义市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胡认为,规模经济是平台经济的重要特征,不同行业的最优市场结构是不同的,同一行业在不同发展阶段的最优市场结构也是不同的,不能单纯从市场结构的角度考虑监管问题,需要根据市场的实际运行情况来设定。现在,监管的重点会呈现出一个不断修正的过程。

综上所述,全世界都在探索更适合互联网平台监管的方案。

参考文献:

1 .《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2020年11月10日

2 .《重拳连出 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公开征求意见》,新华社,2020年11月11日

3 .《强制二选一、大数据杀熟?这些套路到头了!》,经济日报,2020年11月11日

4 .《市场监督总局提出平台经济反垄断反的到底是哪些?》,《21世纪经济报道》,2020年11月11日

5 .《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的亮点是科学监管、面向行业未来》,经济观察网,2020年11月11日

6 .《专访王晓晔:平台经济反垄断关键是维护公平和自由竞争》,新京报壳牌金融,2020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