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鱼”归一 天下主播皆为腾讯打工?

  • 时间:
  • 浏览:6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文本/鱼雨

资料来源:新文化事业

10月12日晚,虎牙和斗鱼正式合并。标志着在腾讯的带领下,直播游戏领域的“两个玩家争霸”时代已经结束。

众所周知,腾讯集团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游戏,斗鱼和虎牙目前在直播游戏领域占据80%左右的市场份额。双方正式合并后,腾讯将直接控制这个总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直播游戏平台。除此之外,腾讯还持有bilibili和Aauto rapper的股份,这两个视频应用也因流量进入的优势在大力发展直播游戏业务。种种迹象表明,腾讯已经推动游戏直播行业从混乱走向垄断。

世界上所有主播都在为腾讯工作的时候到了。

从参投、主控到合并,腾讯步步为营为游戏开路

“腾讯欲合并两大直播平台的消息已经在腾讯收购虎牙的合同中有所体现。腾讯最初向虎牙注资,并在投资合同中明确说明几年内收购了多少股份。所以这根本不是秘密。消息一出,我们都预料到了。”

以上是某平台斗鱼员工的网上采访,说明虎牙和斗鱼的合并谈判早就开始了,谈判的重点是谁控制管理团队,重要权益的分配。

腾讯对直播游戏的整合并不陌生。早在2016年,腾讯就通过合并QQ音乐、酷狗、酷我、国k歌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并于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IPO。今年第一季度,TME移动每月活跃用户(MAU)达到6.57亿。

腾讯拥有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中的两家,环球唱片和华纳音乐,第三家索尼音乐公司也拥有腾讯音乐。这些密切的合作关系使腾讯音乐获得了优惠的版税,并允许其将歌曲再许可给竞争对手的流媒体平台以获得差价。

长视频场中也显示出同样的积分符号。今年6月,腾讯透露有意收购爱奇艺,有望推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合并。(细节可以划掉:腾讯收购爱奇艺或许是个好生意,但未必是个好主意)

游戏、电竞、流媒体都是增值服务,占腾讯收入的60%左右。在这个领域,腾讯比任何其他领域都表现出更多的整合热情。目前这些行业都处于“跨越鸿沟”理论的早期大众化阶段。促进协同,减少无序竞争带来的损失,可能会加速缺口的穿越,最大化腾讯在大众市场阶段的收益。

虎、鱼、鹅,谁是利益的集大成者?

有趣的是,消息出来后,12号的股价很有意义。33,354双方股价大幅波动。斗鱼每股15.68美元,上涨12%,总市值49.78亿;虎牙股价为22.91美元,下跌11.17%,总市值为50.95亿美元。腾讯控股14日开盘上涨1.97%。

从股价的直接反应来看,腾讯的整合基本得到了资本市场的正反馈。

根据之前国内市场的经验,联席CEO制度往往只是一个过渡方案。公司整合完全完成后,一方领导新公司,另一方低调离开。虽然合并后的虎牙和斗鱼目前无意更换管理团队,但从合并协议中可以知道,斗鱼即将被虎牙收购全部已发行股份,准备退出市场。斗鱼CEO陈少杰也通过腾讯收购了370万股,并成为虎牙董事会成员。

但为什么斗鱼心甘情愿退出纳斯达克,成为虎牙的子公司?许多网民质疑,以陈少杰为首的斗鱼管理团队在合并后已经处于劣势。

别忘了,大概半年前斗鱼的总市值才20亿左右,现在已经涨到50亿了。从近几年的股价来看,斗鱼的股价也从7美元和8美元涨到了现在的15美元。

根据合并协议,斗鱼获得了可观的利益。——企鹅电竞直播业务被分配给斗鱼,意味着斗鱼拥有更加丰富的主播资源和可观的流量。

换句话说,合并使得第二条斗鸡鱼价值不菲。

但是,在这次合并中,腾讯只获得了短时间的直播游戏垄断权。短视频重塑了内容生态的未来,变化还是很大的。在过去的两年里,字节跳动对游戏公司的收购从未停止过,从三汽互娱的子公司到现在的互娱。在争夺游戏业务的时候,字节很难撼动腾讯。然而,由于短视频与直播非常相似,字节跳动对直播游戏构成了巨大威胁。对于什么都想要的腾讯来说,在这场竞争中不会轻易给其他公司留下漏洞。

所以腾讯选择了强化竞争壁垒。

主播身价泡沫破碎,新商业模式呼之欲出

像斗鱼虎牙这样的大平台,需要源源不断的投资来维持可观的流量。除了头锚签约费高,平台的共享和内容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从斗鱼的Q2财报来看,斗鱼和虎牙的业务收入增速在放缓,换句话说,赚的钱越来越少。与去年相比,分享和内容成本增长32.3%,达到17.55亿元,而上一季度为15.75亿元。

自2014年斗鱼获得2000万美元融资后,天价签约费挖主播之战拉开帷幕:

2015年,游戏主播的价值普遍增长了10倍以上。斗鱼电视从虎牙直播一个月挖6个人,总成本6000多万。越来越多的虎牙、全国直播、熊猫电视等平台纷纷参战,头主播频繁跳槽,刷新合同支付上限,游戏直播平台陷入烧钱的资本循环。

“流量和人气都是主播带来的。直播行业的价值,在明星主播而不是平台上,离开了大主播,平台什么都不是。”这是2016年顶级主播肖智的豪言壮语。当时他年收入高达4000万元。后来不断被各种平台抢。先是被斗鱼抢了八位数,但仅仅一年后,他就在王思聪加盟熊猫电视,之后转战国家电视台和企鹅电竞。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逃跑后被企鹅电竞分配到斗鱼,又回到斗鱼。

很明显,这次合并把“天价主播”变成了过去式,几乎所有的头主播都从心里知道,平台提供的合同金额是人为的高。这种假高的目的是买断主播奖金期,也是为了打击竞争对手,同时在圈内制造话题引流,争取率先突破。整套操作类似于庄家炒概念股。但现在腾讯占据了80%以上的直播游戏市场,主播们将无处不在为腾讯效力,失去议价能力。

除了对主播价格的直接影响,很多分析师认为,随着垄断格局的出现,直播游戏还会催生出像长视频、音乐、音频等领域一样的“付费直播”的商业形式,有可能颠覆基于奖励的单一货币化模式,考验直播质量。毫无疑问,这是未来直播行业最有想象力的事情之一。

在商界,合并是创业的结束,但只是行业的开始。对于直播游戏行业来说,商业模式处于非常不成熟的早期阶段,未来的变化和不确定性仍然很大,好戏才刚刚开始。